2016-07-12

欧盟前主席、中民投全球专家普罗迪:中民投可成中企投资欧洲的向导

欧盟前主席、意大利前总理、中民投全球专家普罗迪先生再次到访北京的时间,正值北京入春、两会召开。这位七十多岁的老人在欧洲时就持续关注中国经济。在今年2月18日,他在意大利《信使报》上还发表署名文章,认为“中国经济开启新时代”。普罗迪直言不讳中国经济不可能再保持“两位数的增长速度”。因为中国成为了中等发达经济体,劳动力成本上涨,无法再生产出廉价、简单的商品,某些部门存在严重的产能过剩,例如钢铁行业,水泥行业等。他认为,中国经济要调整,必须淘汰过剩产能,专注于更具创新力的行业,让更多的农村人口城市化,改变经济发展的推动力。

“在这种情况下,如果能够保持6%至7%的增长速度,便是了不起的奇迹。”普罗迪表示。要应对全球经济增速的下滑,增强各大经济体之间的相互投资,或许是一个极好的办法。中国企业正在加大对欧洲的投资,数据显示,在2015年中国企业对欧洲的投资高达200亿欧元,并且呈快速增长趋势。普罗迪对此相当支持,曾在多个公开场合表示“整个欧洲都欢迎中国”、“不仅中国,欧洲和全世界都将从‘新丝绸之路’获益。”随着大量的民企投资欧洲,如何抵御可能发生的风险,保护中国企业的投资就成了新难题。普罗迪认为,类似中民投这样的大型民营机构,可以与欧洲专家们合作,开发一些手册,并且总结在欧洲投资需要的最佳实践技能,对前往欧洲投资的中国企业提供指导,随着经验的积累,还可以提供更有效的建议。普罗迪说:“中民投可以成为该领域的向导。”

 

中民新时代:普罗迪先生,您好!很高兴再次见到您。

 

普罗迪:大家好。很高兴与各位见面。中民投是进一步连接中国与欧洲,乃至全世界的一个途径。我认为,在目前,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途径。它的作用不止在经济方面,同样有利于增进友谊。

中民新时代:目前有很多中国的民营企业去到欧洲投资,您怎么看待中国企业在欧洲的投资和发展?

普罗迪:首先,我认为,目前中国企业,在技术方面,不得不实现全球化。我的意思是他们必须走向全球。如果他们不能实现全球化,他们必将被淘汰。要实现全球化,就必须进入欧洲或者美国市场。

在政府政策方面,欧洲市场更为宽松,欧盟的政策并没有美国政策那样严格。在美国,许多行业禁止外国企业收购。而在欧洲,中国企业可以有更多选择。例如,如果你需要一家劳动成本较低的工厂,你可以去阿尔巴尼亚;如果你需要化工专家,你可以去德国;如果你需要包装设备,你可以去意大利。在成本和技术方面,你都有各种选择,这些是美国所不具备的。当然,问题不只是中国企业是否应该走出去,而是欧洲是否欢迎他们的到来,这要看具体情况。总体而言,我们没有立场,但这个过程必须有充足的信息和谨慎。有时候,结果并不好,特别是中国公司没有充分了解他们要进行投资的国家和环境。所以现实情况是,这是一场属于中国企业的比赛,但他们的表现却并不理想。

所以,我认为,我们的核心是欢迎中国公司,但他们必须在欧洲投入精力、脑力,利用本地的资源。你知道,许多中国公司做得很好。有许多公司在欧洲茁壮成长,但也有公司陷入困境。关键在于,你对当地环境和当地的人力资源的重视程度。

中民新时代:众所周知,中民投也是由60家这样的民营企业组合在一起的共同出资的民营企业,那么您怎么看待民营企业通过这种方式组合在一起,对外进行投资?

普罗迪:这非常具有中国特色。中民投有很大的战略优势,可以提供良好的投资建议,因为其投资人,来自不同的领域。而且,中民投也在与欧洲专家们合作,中民投可以成为该领域的向导,提供必要的深度和谨慎。随着经验的积累,可以提供更有效的建议。但中民投可以加快国际化或者全球化的进程,这是中国企业必须经历的过程。中民投过去一年取得了很好的成就,正处于加速发展的良好时机。

中民新时代:中民投此前并购了一些欧洲金融机构,您觉得这会对中欧的经济产生什么样的影响?

普罗迪:这些交易有重要的影响,因为他们获得了知识和经验。中民投有足够的经验,能够在国家、企业以及合作方面做出正确的指引和选择。在某些情况下,要找到更好的投资,就需要有欧洲的合作伙伴,本地的合作伙伴,至少在投资过程开始的阶段,他们能够指导你避免错误。另外一个领域,中民投有着与生俱来的优势,因此它可以建议更好的投资方式、投资时机和合作伙伴。

中民新时代:我知道您不光是欧洲经济的专家,其实您对世界各国的经济都是很了解。那么中国现在提出了“一带一路”的战略,您觉得在这样的战略背景下,欧洲会加强和中国的合作吗?

普罗迪:我目前正在参与这个项目,到明年七月份,该项目将在中国、欧洲以及巴基斯坦、哈萨克斯坦、伊朗和中东国家取得丰硕成果。因为,理论上来说,“一带一路”计划是联系欧洲与中国的纽带,但不止这些。该计划确实是联系欧洲与中国的纽带,但计划要取得成功,离不开中间许多国家的配合。

据我所知,巴基斯坦和伊朗已经开始进行港口投资,修建连接港口的公路,以便与“一带一路”有更紧密的联系,这是连接欧洲与中国的活动的重中之重。但这件事不是一蹴而就的,而是要脚踏实地地推进。所以,我认为这对中国来说是一项伟大战略。现在的情况是,已经投入了大量的资源和技术专业知识。但问题是,我们不能等待太长时间,必须尽快做出成效,否则人们会想,你看,这只是中国的宣传策略而已。虽然实际上并非如此。但你必须尽快拿出证据证明这一点。所以,要在中欧之间建立足够多的工业区,建立中欧之间的试验性快速通道,证明事情正在迅速发生变化。

中民新时代: 其实中民投一直在积极的参与“一带一路”的建设,包括之前我们在新闻上看到在印尼产业园,您作为中民投的全球顾问团的委员和专家,您怎么评价中民投的投资?

普罗迪:这是我们对“一带一路”的期待。我们与中国的关系非常重要。但在欧洲与中国之间的沙漠地带,我们并不占据优势。我们需要保证发展的延续性。所以,我们非常支持中民投的投资。我参与启动了中民投在印度尼西亚的投资,这是一笔大规模投资。我希望中民投能够在其他地区进行类似的投资。或许伊朗、哈萨克斯坦或者某些欧洲国家能够集中开展某些活动。我们确实面临政治上的障碍。你知道,“一带一路”的陆上部分面临巨大的挑战。它要穿过的国家,有的正在发生政治动荡。陆上路线与海上路线不同,因为海上路线连接到欧洲没有任何问题。但在陆地上,你需要外交方面的合作,需要和平的环境,因为即便官僚主义作风也可能让贸易受到伤害甚至中断,所以从政治角度,陆上路线的开展非常微妙。当然,中国对此事的重视众所周知,但别忘了,我前面说过,陆上交通比海上交通更为复杂,虽然陆上交通的时间更短。

中民新时代:现在有一些欧美的媒体,在对中国的经济前景有一个很负面的看法,关于这个问题您是怎么看?

普罗迪:我从不认为中国两位数的增长速度能够持续超过十年。因为,在2011年初,在中国成为中等发达经济体之后,便无法继续保持这样的发展速度。因为中国成为了中等发达经济体,因此你无法再生产出廉价、简单的商品,因为人力资源成本已大幅提升。其次,中国已经拥有高科技,需要一个全球市场。而且中国某些部门存在严重的产能过剩,例如钢铁行业,水泥行业等。中国必须关闭许多工厂,专注于其他行业,改变经济发展的推动力。

中国最新宣布了6%至7%的增长目标,如果中国能够保持这个速度,便是了不起的成就。另外,为了提高生产力,中国需要将数千万或数百万的农民从农村转移到城市。否则,按照当前的人口状况,中国的情况与欧洲非常类似。如果不能获得农村的新劳动力,便无法实现增长。这需要你们的城市作出许多改变,这是涉及整个社会的人口流动。相信我,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能够保持6%至7%的增长速度,便是了不起的奇迹。

中民新时代:有观点预言说世界经济可能会出现新一轮的经济危机,关于这个问题您的看法是怎样的?

普罗迪:我有一种糟糕的预感,用专业术语来形容就是长期性经济停滞。在长期内,如果储蓄超过消费,就会出现产能过剩,会出现过度储蓄。这种情况会愈演愈烈。因为所有中央银行,比如日本、美国和欧洲的央行为了增加货币供应和降低利率做出了巨大的努力。但现在,这些措施不再有效,因为现在已经是负利率,你还能做什么?

所以,我们必须重新恢复到正常的经济周期,要求政府在基础设施等方面采取大量措施,刺激需求。在长期来看,我认为,要想避免经济停滞,仅靠市场调节不可能成功。若想避免停滞,我们需要政府在基础设施、教育等领域推出更积极的政策。

中民新时代:现在中国的经济压力比较大,像中民投这样的企业还是取得了非常好的业绩,作为经济专家,您能不能给中民投这样的民营企业一些建议,如何面对未来一年的经济环境。

普罗迪:我之前曾经谈论过这件事。中民投有众多选择。对于这些选择,需要进行比较,提供建议,并找到合适的人选。我认为,凭借以往的经验,中民投将更容易找到好的业务。目前欧洲对中民投的投资没有出现普遍的负面反应,前提是他们发展公司,而不是将它们关闭。

所以,我认为目前的中民投处在一个非常有利的位置,可以提供良好的建议,但他们必须丰富在不同领域的经验,寻找既了解海外投资优势,又能预见各种陷阱的人才。